農家喜事:開礦嬌妻福氣滿滿
小說推薦農家喜事:開礦嬌妻福氣滿滿农家喜事:开矿娇妻福气满满
“有点意思。不如这样好不好,倘若你能就此撑一刻钟,我就放了他们。”
闻言,张笑笑扬唇嗤笑,颤抖着站了起来,坦然回望。
“你想要的,无非就是我的命而已,只要你放了他们,随时可以来取,我就在这,恭候大驾。”
楚云舒双眸微眯,手里的剑又往前送了送,只要看到她痛苦的皱眉,心里就无比痛快,嘴角的笑都扭曲了。
“你知道吗?我最讨厌的,就是你这副看似无畏无惧的模样。害怕就是害怕,何必装呢,直接说出来不就好了,反正也没人会笑你。”
“不必把你的心思强加在我身上,我们两个,本就是截然不同的人。”
说着,张笑笑就一点点松开了握剑的手,揽着恐惧不已的张希靠在了自己身上,还贴心的捂住了他的眼睛和耳朵,偏头淡然道。
“横竖我今天是出不去了,但能在死之前,为家人谋条生路,也算死得其所了。”
楚云舒还没想明白她这话是什么意思,就见她忽然极速后退,自己把剑抽了出来,紧接着,她就以最快的速度打开房门,把张希推了出去。
“希儿乖,你先去找娘亲,姐姐一会儿就来。”
说罢,张笑笑就反手关上了门,拉下了门栓,任由他在外面拼命敲门,撕心裂肺的喊着“姐姐”,也依旧不为所动。
并在其他人的注视下,晃悠悠地捡起了被她扔掉的那半根木簪,朝他们招了招手,苍白的双唇轻启。
“请。”
楚云舒咬咬牙,握紧了还在滴血的软剑,咧着嘴角朝她走进,心下既气恼,又前所未有的兴奋。
她最喜欢的,就是这种宁死不屈的猎物了。
像那种还不等折腾就自寻死路的,属实没意思。
“任何人不许动手,我要亲自,要了她的命。”
隔了一道门的张希,清楚的听到了这句话,哭声顷刻间大了许多,手脚并用的拍打着门,嗓子都喊哑了。
楚云舒听的烦,蹙眉摆摆手。
“解决了他。”
张笑笑闻言一个闪身,躲开她的致命一击后,毫不犹豫的挡在了门口,眼中满是厉色,心下也早就做好了必死的准备。
今日无论是谁,想要离开这间房,就都得从她的尸体上踏过去!
楚云舒也不再犹豫,长剑直取咽喉。
既然她那么想死,便成全了她!
张笑笑握着木簪的手都在发抖,却依旧坚定的横在胸前,只等时机一到,便和楚云舒同归于尽!
可就在这时,她身后的门突然裂开了,破空而来的箭矢堪堪从她头顶擦过,直逼楚云舒面门。
即便她反应及时,也还是被擦伤了脸,留下了又长又深的一道疤痕。
一支同样身着黑衣,以黑布遮面,气势比潇湘馆的气势还要高上一大截的队伍,悄无声息出现在了院子里,井然有序分列两旁。
而领头的,正是手拿长弓的周见深,很显然,刚才那一箭,就是他射的。
楚云舒脸色剧变,下意识就想找地方躲起来,可这就是间普通柴房,恨不得一眼就能看穿,哪有地方给她躲!
奶爸的逍遙人生 小說
还有,她分明已经让人想方设法缠住了深哥哥,为何他还会突然出现!
废物!
统统都是废物!
张笑笑总算得以喘口气,倚着门框滑落在地,木簪也脱手了。
猫先生
趁此机会,张希和方知尧已经来到了她身边,一左一右的守着她,想把人扶起来,又怕碰到她的伤口,一时也不敢有太大动作。
张笑笑勉强还能睁开眼,用尽最后的力气抬起手,摸了摸张希苍白的小脸儿,有气无力的道。
“放心,姐姐没事,就是太累了,想睡一觉,等姐姐醒了,再给你讲故事……”
话音未落,张笑笑的手就垂了下去,那脑袋一歪,睡的昏沉,却是吓坏了张希和方知尧。
“姐姐!”
“姑娘!”
方知尧再也顾不上别的,低声说了句“失礼”,伸手就要将她拦腰抱起,但在他手即将碰上裙摆的前一刻,就被人拎着后脖领扔了出去。
“去清风阁,把石斛带到范家。”
方知尧抹了把眼泪,连滚带爬地起身,眨眼间就跑没影了。
强硬的拉开一心护姐的张希,周见深解下外衣,将张笑笑整个包裹起来,才小心翼翼将人抱起,放在了廊下的长凳上,又在她耳边柔声道。
“小丫头,等我给你报仇。”
不知是不是他的错觉,抬头的瞬间,他好似看到她眼皮颤了颤,像是听到了他的话。
轻抚了几下她毫无血色的脸,周见深心疼到无以复加。
就刚才那种情况,倘若他再晚来半步,是不是就再也见不到她了。
只要想到有这种可能,周见深就十分懊恼,翻来覆去的在心里骂了自己成千上万遍,都难以抵消半分。
鬼手醫妃:腹黑神王誘妻忙 七葉參
他该跟她一起回来的……
抗日新一代
闭了闭眼,依依不舍的把人交给张希,周见深站直身子,接过了下属递来的剑,微微垂眸,用手指擦了擦剑刃,闲庭信步般朝已经吓的睚眦俱裂的楚云舒逼近。
他神情平静,不见波澜,一双眸子却满是猩红,好似下一秒就能滴出血来,令人不敢直视。
黑衣人接到的命令,就是时时刻刻保护好楚云舒。
于是,察觉到强烈危机的那一刻,他们就主动攻了上去,豁出性命的为楚云舒争取逃跑的时间。
然而,他们算计的再好,配合的再默契,也终究是一场空。
周见深不仅三两下解决了他们,还把他们的尸体堆在一起,堵住了包括窗户在内的所有出路,将楚云舒完完全全困在了里面。
慌不择路之下,她索性扔了软剑,丢了尊严,屈膝跪了下来,双手合十,诚心诚意的求饶。
只因她有种强烈的预感,他是真的准备杀了她!
“深哥哥!我知错了!真的知错了!我保证,今后再也不会找她的麻烦!你就看在我们两家多年的交情上,放我最后一马,成吗?”
“所谓的情分,自我上次离开潇湘馆,就已经断的干干净净了。”
多余的废话,周见深不欲说,直接手起刀落,在她惊恐的目光中,为她短暂的一生,画上了可耻的句点。
“云舒——”
楚云潮收到消息后,就拼了命的往这赶,却怎么也没想到,还是晚了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