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娘子天下第一
小說推薦我娘子天下第一我娘子天下第一
柳明志看着老头子脸上那感慨的神色,毫不犹豫的点了点头。
推特赛马娘同人
“我知道,你就算是不说,我也打算如此行事。”
柳之安微微颔首,转头对着内室床榻的方向示意了一下。
“亲家母的后事你打算如何办理?是大操大办一场?还是按照寻常百姓家的规格操办?”
“此事我打算等莲儿的情绪缓和了一些后,与她商议一番再行决定。
阿母她老人家乃是苗人,这里又是苗疆地界。
苗疆的风俗习惯与咱们的风俗习惯是不一样的。
我再是阿母她老人家的女婿, 却也不能坏了人家的风俗规矩。
因此,等到莲儿的情绪好转了一些以后,我便让她带着我去寨子里的长老们那里走一趟。
询问询问寨子里那些苗疆中老人的看法。
如果能够按照咱们的习俗来操办后事,那就最好不过了,如果不行的话,那就还按照苗疆的规矩来操办。
老头子你走南闯北那么多年了,应该也清楚,有些地方的风俗习惯与观念是很难被外人所改变的。”
柳之安眯着双眸沉吟了一会,看着柳明志轻轻地点点头。
“也好, 就按照你自己的想法行事吧。”
齐韵莲步轻移的走到了柳大少的身边,眼眶发红的看着柳大少轻轻地摇了摇臻首。
“夫君,妾身姐妹实在是劝说不了莲儿妹妹,无论我们说什么她都听不进去。”
柳明志看着齐韵那满是无奈之意的俏脸,转头看向了依旧伏在阿母的遗体上失声痛哭的青莲,抬手揉着额头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莲儿她身为阿母的女儿,阿母她老人家驾鹤西去了她岂能不伤心难过。
只要莲儿她没有什么过激的行为,她想哭就让她哭吧。
让她痛痛快快的哭出来就好了。”
“好吧,妾身知道了。”
齐韵福了一礼,刚要动身朝着内室走去,柳明志却又开口了。
“韵儿,等一下。”
“嗯?夫君你说。”
“待会你悄悄的告诉雅姐一声,让她去熬一些滋阴补气的薄粥给莲儿备着。
阿母她老人家才刚走,莲儿现在肯定吃不下饭。
權 妃 之 帝 醫 風華
不,应该说近几天之内,她都不一定能够吃的下饭。
不仅仅只是莲儿,估计依依, 菲菲, 乘风他们姐弟三人也是如此。
这几天你们姐妹辛苦一下,轮流给她们母子几个熬点养气血的薄粥备着。
咱们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她们的身体饿垮了呀!”
“是,妾身知道了,妾身待会就给诸位姐妹们交代一声。”
“好,你先过去照顾莲儿吧。”
柳明志看着齐韵走进内室后,抽出腰间的旱烟袋动身朝着竹屋外走去。
柳之安轻轻地眯起双眸,望着神色皆是沉痛的众人看了良久。
不知道想到了什么,他忽然脸色幽幽的吁了口气。
与柳明志一样,抽出了腰间的旱烟袋,动身走出了竹屋。
柳之安看到正蹲坐在竹屋外石块上面静静地吞云吐雾的长子,装填着手里的烟丝,直直地走了过去。
柳之安提起了衣摆,直接坐到了柳大少旁边的土地上面。
柳明志转头看向了自己老头子,再次吹燃了手里的火折子凑了过去。
柳之安直接探着头凑了过去,点燃了烟丝用力的吸了一口。
“要不要换上老夫的烟丝?你那烟丝实在太辣嗓子了。”
“不用,我的烟瘾不大。”
“得了吧,你的烟瘾还不大吗?
你现在的烟瘾比老夫年轻时候可大的多了, 只是你自己没有注意过罢了。
我说你现在好歹也是堂堂的一国之君了,就不能买点好烟丝抽抽吗?
你就是拿最上乘的烟丝当饭吃,又能花的了几个钱?”
“我没那么多的讲究, 遇到什么烟丝就买什么烟丝,买到什么样的烟丝,就抽什么样的烟丝。
左右不过是提神静心所用的东西罢了,好坏并没有什么区别。
跟多少钱也没有关系。
讲究的不过是个随遇而安,得过且过而已。”
柳之安吐了一口轻烟,仰头看向了天际已经有些西斜的太阳。
“人生啊,其实也就那么回事。
笑也是一辈子,苦也是一辈子。
富足也是一辈子,清贫也是一辈子。
潇洒也是一辈子,愁闷也是一辈子。
清醒也是一辈子,湖涂也是一辈子。
既然怎么样都是一辈子,为何不选择前者呢?
人生,就像咱们头顶的太阳一样。
夏天烈日炎炎的时候,让人怎么也对它喜欢不起来。
斗罗大陆
然而一旦到了冬天的时候,你非但不会觉得它刺眼,炎热,反而希望它能有多暖和,就有多暖和。
可是呢?
无论你喜欢不喜欢,它都会照常的升起,照常的落下。
从来不会因为你的喜欢与否,从而有过一丝一毫的改变。”
柳明志听着自家老头宛若一个智者的感慨之言,抿着嘴角失笑了几声。
“呵呵呵,老头子,你以前可不是这个样子的,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豁达了?”
“年纪大了呗,该看开的自然也就看开了。
属于老夫这代人的,渐渐的已经过去了。
接下来的时代是你们这代人,跟乘风,承志,成乾,依依,月儿他们兄弟姐妹这些年轻人的时代了。”
“是啊,接下来的时代是本少爷这代人,以及乘风,承志,月儿他们这些年轻人的时代了。
唉!只可惜”
“可惜什么?”
“可惜,属于本少爷的时代,也快要过去了。
一晃眼的功夫,几十年就过去了。
再一晃眼的功夫,到时候本少爷是否还活在这个人世间。
商业还是两说呢!”
“混账玩意,老夫都没说这些呢,你倒是先一步感叹上了。”
“嗨,这不是早晚的事情吗?”
柳之安抽烟的动作微微一顿,低头朝着烟锅望去,只见烟锅里的烟丝,不知何时早已经化作了一团余尽。
柳之安随手磕出了烟灰,转头对着一旁吐出了舌尖上面的烟灰。
“你说的倒也对,早晚的事情。”
柳明志身体一震,急忙朝着柳之安看了过去。
“老头子,本少爷刚才的那番话只不过是顺着你的前面的言辞随口一说而已。
我可没有别的意思,你可千万别胡思乱想。”
“去你娘的,你个混蛋玩意胡思乱想了,老夫都不会胡思乱想的。”
柳之安随口咒骂了一番,起身朝着院落外走去。
柳明志看着自家老头子大步远去的背影,随意的耸了耸肩膀,卷起旱烟袋提起手里,抬头望着万里无云的鼻孔怔怔的发起了呆。
柳之安走到院门外,回头望了一眼正蹲坐在石块上面静静发呆的柳大少,神色复杂的叹息了一声。
收回了目光,柳之安双手抄在袖口里面,身形寂寥落寞的在寨子里游荡了起来。
山高路远,见一面何其艰难啊!
自己眼看着就已经花甲之年了。
以后,怕是见不了几次面了。
有的人,一旦别离,可能三五年,十多年才能见上一次。
有的人,一旦别离,可能永别,一辈子也没有重逢的机会了。
相比那些人,自己已经够幸运的了。
如此,还有什么不知足的呢?
知足者,当长乐也!
人生啊,其实也就那么回事!
柳之安轻轻地呢喃着心中之言,时而皱眉叹气,时而嘴角微扬。
在寨子里众多苗人笑呵呵的示意下。
他的身影,渐渐的融入了苗疆十万大山的山川美景之中。
约莫过去大半个时辰左右。
柳萱轻手轻脚的走出了竹屋,莲步轻移的停到了仍然在神游天外的大哥面前轻咳了两声。
“咳咳。”
“嗯?”
柳明志勐地回过神来,抬头朝着柳萱看了过去。
“萱儿,你出来了。”
柳萱默默的点了点臻首,提着衣裙在柳明志的身边蹲了下来。
“大哥,节哀顺变。”
柳明志听到小妹对自己的安慰之言,无声的吁了口气。
“唉,不节哀又能怎么样呢?
对于阿母她老人家,大哥我已经竭尽全力的尽足了自己的孝心了。
说句不中听的话,她老人家命数如此。
大哥我就是再怎么努力,仍然是于事无补呀。”
“嗯嗯,大哥你能看开就好,如此的话萱儿也就放心了。”
“你莲儿嫂子现在怎么样了?情绪好点了吗?”
“莲儿嫂子她现在已经不哭了,想来是把今天的眼泪已经哭干了。
萱儿出来之时,她正坐在床边,呆呆地一句话都不说。”
“知道了,再等等吧。
对了萱儿。”
“嗯?大哥你说。”
“你先前不是在钦州府,或者周围几府的境内吗?
你在这几处州府的话,按说你接到了大哥我的传书后,应该好几天之前就应该已经赶到苗疆了。
怎么你来的比为兄还晚几天呢?
而且,你又是怎么跟老头子还有娘亲他们一起来的呢?”
柳明志并未隐瞒小妹什么,直截了当的跟她说出了自己知道她的行踪出现在钦州周围的事情。
他心里明白,柳萱是不会给自己在意这些事情的。
果不其然,柳萱听完大哥的解释后,只是微微点了几下臻首,娇颜之上毫无意外之色。
“嗯,当时小妹刚一接到大哥你的传书之后,便马不停蹄的赶来苗疆这里了。
赶路的途中,小妹在歇息的时候就给咱爹去了一封传书。
当时小妹不知道大哥你已经给咱爹去过一封书信了。
我给他传书,就是想着他可以把赛老爷子调派过来。”
“嗯,后来呢?”
“后来小妹一路赶到了巴中的时候,突然接到了咱爹让我等着他和娘亲他们的传书。
小妹心想着咱爹应该有着他的打算,左右权衡了一下便停留了下来。”
“原来是这样。”
兄妹两人交谈间,齐雅手里端着一个托盘朝着兄妹两人款款而来。
“夫君,小妹,我这边方便过去吗?”
“方便,当然方便了,为夫就是与小妹闲聊一下,没说什么重要的事情,雅姐你过来吧。”
柳萱则是直接朝着齐雅迎了过去,伸手接过了齐雅手里的托盘。
“嫂子,我来端着吧。”
“好。”
“夫君,妾身已经把薄粥熬好了。
粥水是现在给莲儿妹妹,依依她们送过去?还是等到他们出来以后再喝?”
柳明志抬头看了一眼天色,站起来拍打了一下衣摆上的尘土。
“咱们一起送过去吧,以她们现在的状况,哪有什么心情出来吃饭呢!”
“好,妾身听你的。”
“对了。”
“夫君?”
“莲儿他们喝了粥以后,雅姐你们姐妹几个别忘了再准备上一桌酒菜。
老头子和娘亲还有明礼,明杰,萱儿他们一路赶了过来,还没有来得及吃饭呢。
帝豪老公太狂热
阿母她老人家驾鹤西去了,咱们心里都不好受。
可是再不好受,饭却不能不吃,哪怕是少吃一点呢。
一码归一码,别怠慢了老头子他们。”
“是,妾身知道了,待会出来后妾身马上就去准备。”
“萱儿。”
“大哥?”
“来,把粥水给我吧。”
“好。”
翌日。
青莲在一众人的安慰之下,丧母之痛的悲伤情绪勉强减轻了些许。
心中的哀伤之意,不再像昨日那样疼痛的撕心裂肺。
柳明志洗漱好之后,直接朝着青莲居住的竹屋之中走了过去。
站在竹屋外面默默等待着的柳萱,看到走过来的大哥后立即动身迎了上去。
“大哥,嫂子已经更换好丧服了,现在佩戴着丧饰呢!
这是给你准备的丧服,你也去换上吧。”
柳明志看着柳萱手中的丧服,澹澹的点点头,直接接到了手里。
“好,我知道了。”
柳明志走进竹屋后,一眼便看到了坐在梳妆台前,正默默的朝着发髻上佩戴着丧饰的青莲。
“莲儿。”
青莲听到夫君的话语,娇躯微微一颤,默默的转身朝着柳明志看了过去。
只见青莲眼眶通红,俏脸之上满是憔悴之意。
一看就是一夜未睡,亦或者只是稍稍的睡上了些许的时间。
“夫君,你来了。”
柳明志满目心疼的朝着青莲走了过去,停到佳人面前,身后抹了抹她那双隐约可以看到血丝的眼眶。
“一夜没睡?”
“睡了,就是没有睡下太长时间。”
“唉,你呀,让为夫说你什么为好?
阿母她老人家仙逝了,为夫知道你的心里肯定非常的难过。
可是再怎么难过,你也不能不爱惜自己的身体呀。”
“夫君,妾身没事的,夫君你不用担心妾身。
夫君,时间差不多了,妾身先服侍你更换丧服。
咱们该去跟族长,和诸位长老们报丧了。”
“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