蒼穹訣
小說推薦蒼穹訣苍穹诀
“前辈过誉了,晚辈也是被逼无奈,但既然已经到了这一步,也只能这么办了,希望两位前辈成全。”苏生道
“好,既然你不怕,老娘也奉陪一次,是该给这些老家伙一个教训了。”蓝衫教母道
“教母,真要这么干啊?”四长老略有些犹豫的样子
“老四,你这胆子怎么还不如一个年轻人,苏生都不怕,你怕什么?”蓝衫教母当即教训了一句
“好,那就豁出去了。”四长老最终也咬牙道
三人商定好之后,也一齐抬头望向了半空。那里,山火空明和暗护法也一直在等着二人上去一战。
“蓝衫教母,速速上来与我一战吧。”山火空明的目光直接锁定了蓝衫教母
那黑袍人的目光则是锁定在了四长老的身上。
“好,老娘奉陪到底,看看今日谁先死。”
交换了身体的男女双胞胎
说完,蓝衫教母和四长老也一齐腾空而起,既然是引对方离开,她也不用再依托脚底的毒沼了。
“四长老,切记,不要让那些黑气入体太深,特别是沾染到神识,尽量以毒功纠缠,多拖延一段时间即可。只要黑气入体不是太深,危险就不会太大。事后,您老再去迷雾森林找我祛毒即可,我会在那里等你。”
考虑到四长老接下来的对手是暗护法,苏生又以神识悄悄提醒了一声。
这一位的手段,肯定远超四长老,不但打残了山火幻蝶,就连木灵都有些忌惮,但他又不好多说,希望四长老能听进自己所言,不要冒进。
“老夫明白。”四长老
此刻,半空之中,已经成了个二对二的局面,蓝衫教母对山火空明,四长老对那个黑影。
苏生和万毒教的几位特使,始终立足于蓝衫教母的毒沼之中,看起来似乎人畜无害的样子。
“山火空明,今日就让老娘送你入土为安吧!”蓝衫教母说着也取出了长剑,与此同时,紫气也开始在她的全身翻腾,跟下面的毒沼如出一辙
“老巫婆,今日老夫要将你烧成灰,省得你再拿毒去祸害人。”山火空明取出了一把火剑,同时,浑身也燃烧起了火焰,在体表形成了一道致密的火焰屏障
这火焰屏障不光可以用来压制对手,主要是用来抵御蓝衫教母的毒。方才那一丝毒气入体之后,他还没来得及清除,只能暂时压制一番。
但绝对不能再让毒气入体了,太多了,他也压制不住。
“死!”当二人战到一起之后,整个空间都剧烈晃动起来,空中也传来了阵阵巨响“轰隆~轰隆~”
“怪物,上次偷袭老夫的灵兽,这次老夫要你血债血偿。”四长老浑身也流淌出了一股墨绿色的毒液,看着就十分渗人
黑袍人没有拿话回应他,只是将幽暗本源扩散到了全身,以此来隔绝毒气。
看到这股黑色的物质,四长老虽然很愤怒,但同样也有些忌惮,苏生的提醒犹在耳畔,为此,他并没有直接冲上去,而是隔空给出了一拳。
天地之力与他的毒液相结合,在空中形成了一个巨大的墨绿色拳头。
黑袍人当即也还了一拳,一个更大的黑色拳头。
“轰隆~”双拳相撞,两股毒素顿时也弥漫开来,双方也都纷纷退避。
“轰隆~……”
从苏生的视角来看,上面两队人交上手之后,并没有马上就用上全力,打得也都很有分寸。而且,似乎都在很有默契地试图远离这里。
山火空明和暗护法二人一心想将这边两人引走,以便山火南明出来之后,可以毫无顾忌地收拾这帮小罗罗。
而蓝衫教母和四长老也在按照苏生的意思,试图把对面两人带离。
双方可谓想到一起去了。
“师傅,那几人已经走远了。”
此刻,天上的两队人,已经离得很远了。而且,还在离得更远。传来的动静,也已经十分微弱了,怕是都到了极远之地,应该感受不到这里的情况了。
师傅也被木灵唤醒了,是时候动手了。
“准备动手吧,我也好久没出过手了,正想活动活动筋骨。”器苍天悠悠地道了一声,显然是知道了苏生的打算
“好。”师傅气定神闲的态势,也让苏生信心大增。
他将浩然正气鼎取了出来,再将空间投影笼罩了山火炼天鼎。
“收!”矗立在毒沼中的山火炼天鼎,瞬间就消失不见了。
办完这件事,苏生内心也有些小激动,只要进了他的鼎,对方就跑不掉了。
“苏生,你这是要干嘛?”万毒教的四位特使也一直在留意山火氏这部大鼎,同时也在考虑该怎么办的事,却没想到,苏生先一步出手了
“四位特使,接下来,我会带着山火氏这部大鼎离开。一会,山火氏那二人肯定会回来的,到时候,麻烦你们给带句话,就说,东西是我带走的,让他们去遗迹之外找我。”苏生解释道
“你要带走此物?为何?”玄凤使猜测道“你莫非是想借此物,将山火氏那些人引走不成?”
“也可以这么说。”苏生道
寂静无声
只是引走吗?当然不只,他有更大的打算,只是不便与这几人多言。
“你不是为了寻人而来的吗?为何要替我们引走山火氏那些人?”金蛇使问道
“苏生,我不清楚你为何要这么做,但我必须提醒你一句,一旦那二人回来,知道了此事,必定会全力追杀你。以你的实力,一旦被他们追上,你应该知道后果吧。”玄凤使道
在几位特使看来,这种引怪的事实在有些危险,他们也有些想不明白,苏生为何要这么做。
“人我已经寻到了,几位无需担心,这件事,我也跟教母和四长老说过了,他们也知道了。”苏生道
一听此言,四位特使齐齐点了点头,道“好,既是如此,我们也不拦你,你带着大鼎速速离开吧。”
听闻教母已经知晓了此事,四人的心态也马上变了,心中的疑惑似乎一下子消失了。
如此危险的事,教母特意让苏生去办,而不是他们几人,明显是让他去当炮灰的。
四人并不知道,这个要求,其实是苏生自己主动提出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