滿級玄學大佬在八零修道觀
小說推薦滿級玄學大佬在八零修道觀满级玄学大佬在八零修道观
那锣鼓声起先非常轻微。
刚刚想起来的时候他们都没太在意。
还是大门被刮关闭的那个声音更加响一些。
小马有些惊恐的回头去看那扇门。
而玄素九却盯住了那个老戏台。
“小九师父,这不会是有什么事儿吧?”
小马缩了缩脖子往谢承烨的身后退了一步。
他可是很害怕的。
看热闹是一回事,可万一要再遇到那天晚上在所里遇到的事情怎么办?
“嘘!别说话,听!”谢承烨立刻摆了摆手。
这个时候从戏台那里传来的锣鼓声,已经越发清晰了。
他们侧着耳朵仔细听,那就是唱戏的时候打的锣鼓点儿。
“这……”
小马更害怕了,还想再说点什么,却被谢承烨一把捂住的嘴。
他们两个手上的手电筒一闪一灭,最终还是熄了。
这时戏台方向却在发光。
那个戏台发生了变化。
戏台上下都亮起了灯。
并不是电灯,是那种老式的灯笼。
还是白色的灯笼,一看就跟过去人家办丧事的时候点的那种一样。
戏台子上也开始出现了一些人影。
都是一些穿着戏服的人。
很显然台上的戏已经开场。
锣鼓胡琴,全都响了起来。
紧接着,有两队武生分别从两侧登上前台。
一阵跟斗翻跃,将戏台上的气氛炒得火热。
然后,他们就听见台上轰然一阵叫好声。
小马不由揉揉眼睛,他简直是不能相信自己此时看到的一切。
院子里突然全是人。
戏台下坐满了观众,他们都在鼓噪叫好。
人群之中,还有穿着短打的小伙计往来穿梭。
给这些听戏的客人端茶送水。
再回头一看,院门不知什么时候又开了,院里院外都是人来人往。
门口的位置站着几个体面老成一些的伙计,正在迎来送往。
进来的人,男男女女都有。
衣着打扮却是各有不同。
有些穿长袍马褂的男人,身边还带着手上拿小扇子,穿旗袍的富家太太。
还有一些穿着西洋礼服的男男女女,反正什么样的人都有,不过这些人看起来好像都挺有钱。
但是只要仔细一看就能看得出来,这些人面色惨白,就连笑起来的时候都是僵硬的。
这些人走路没有一点声音,说话的声音里面带着一点回响。
此时已经是夏天,但是小马站在这个院子里面却是毛骨悚然。
一阵一阵的寒意从四面八方把他包围了起来。
要不是他提前抓住了谢承烨的胳膊,这会儿估计他已经吓得坐到地上去了。
小马现在才明白,怪不得,他们上级特意要求,每天晚上都要过来巡逻,不允许别人随便进这个园子。
现在一看这里面到了晚上就出来一帮子这样的人,什么人不得被吓死呀!
这要传出去他们镇上得是个什么名声啊?
小马越想越担忧,想示意一下玄素九,让她赶紧想想办法。
没想到,一回头,就看到了一个笑得鬼气森森的小伙计,正对着他陪着笑脸。
“几位客官,是三位吗?这边有位子,客官里面请啊!”小伙计非常热情。
小马简直要喘不过气来了。
“好啊!”玄素九点点头。
小伙计很高兴,满面笑容,带着他们穿过熙熙攘攘的观众,将他们带到了一张方桌前。
这是离戏台子比较近的位置,有圆卓,有方桌,甚至在最前排还有圈椅和单人的高几。
玄素九以前是去过戏园子的。
戏园子里听戏的客人也是得分个三六刀等的。
有一掷千金的豪客,那必然是要有最好的位置,最好的招待。
他们现在这个位置就挺不错,比不得戏台正中那个摆满精制茶点的桌子,但比后头那排排坐,挤在一起的长条凳子还是好很多了。
玄素九点点头。
“你怎么一副很满意的样子?”谢承烨很无语。
这种时候,是不是应该先考虑一下,他们三个大活人,要不要这么淡定跟一群鬼坐在一起看戏?
“哎,别急,先看看再说。”玄素九笑着说。
小马战战兢兢在他们身边坐下。
那小伙计很快就提了一个大铜水壶过来,给他们泡茶,还端上了好几样的茶点。
小马都没见过这么多好吃的。
他突然觉得自己饿了。
“看清楚!”玄素九说。
小马揉了揉眼睛,仔细一看,盘子里面那些茶点竟然都是纸做的。
再看一眼杯里的茶水,那里面哪有什么茶叶呀,全都是纸灰。
再看一眼旁边的桌子上,那里有些吃的食物上面还有蛆虫在蠕动。
小马简直是吓得要喊出声了。
不过谢承烨一直都在盯着他,见他又要大呼小叫,顺手又把他嘴给捂上了。
“仔细看戏。”玄素九又笑了。
戏台子上主角已经登场。
这戏唱的是长生殿,可是登场的只有唐明皇,没有杨贵妃。
可有趣的事,在戏台子上扮演唐明皇的那位演员,依然在唱着自己的戏,唱完之后还会把原本应该属于杨贵妃的唱段空出来。
偏偏下面的人就仿佛台上没有缺少一个演员一样。
每次一段戏唱完,底下的人就震天一般的叫好。
“这不是缺一个人吗?这也叫唱的好?”小马实在是无奈了。
“别着急,自然是要有人补上那个缺了的戏!”
玄素九还是很沉得住气。
随着剧情不断的在走向高潮,这时那位缺席的女主角终于出现了。
“是玉桑!”谢承烨愣住了。
“不是,你看那是玉桑的影子!”
玄素九笑了。
现在在这里的一切,已经全部都得到了答案。
这些也不是什么鬼,也没有那么多玄妙,这只不过是当年的一个虚幻的影子。
这个虚幻的影子被外面那个院墙上,从墓里面取出来的青砖给圈住了。
按理说这里面所有的残魂也罢,执念也罢,都应该早已经消散无踪。
很遗憾的是外围那一圈墓砖,已经形成了一个结界,这些戏只能不断的在这里上演,他们只能重复做着过往的事。
他们是受困于此。
排球少年!!
虽然天天在听着这出热闹的戏,但实际上却永远不得解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