震驚!我發彈幕嚇退了百萬兇靈!
小說推薦震驚!我發彈幕嚇退了百萬兇靈!震惊!我发弹幕吓退了百万凶灵!
“嗯?”
上了国道以后,韩峰靠坐在车座上眯了一会。
他以为解决了幸北市邪教组织。
短暂时间内陈老师和王小明不会搞出其他幺蛾子。
至少会给他们一定的休息时间。
可是万万没想到啊!
一睁开眼睛,发现身边的人都没了!
整个车内寂静的可怕。
他探出脑袋看向主驾驶。
这一看,更慌了。
主驾驶上也没有人。
但是车仍然保持着正常行驶。
“人都去哪了……”
韩峰皱了皱眉头。
打开手机想要打电话。
手机卡没有信号。
用对讲机喊话。
没人回应。
仿佛整个世界都将他遗弃了。
“车还在往燕京开吗?!”
“不行……我得跳车。”
“现在这车是往哪开的,我都不知道。”
“万一半路撞了,我想跑都跑不了。”
他前思后想拿定了注意。
想打开车门,却发现车门被锁死。
抄起95式用枪把猛砸车窗。
“咔嚓!”
砸了五下后,车窗终于被砸碎。
他带着自己所有能携带的武器,找好角度从车窗蹿了出去,在地面轱辘几圈才卸力成功。
然后发现自己左胳膊好像骨折了。
“妈的!”
韩峰啐了一口。
不过只是胳膊骨折的结果他还能接受。
“这边都是大荒地啊……”
韩峰仔细观察着周围的地形。
在月光下一缺一拐向前前进。
还时不时用能动的右手看一眼手机信号恢没恢复。
就这样,艰难前进十分钟。
手机出现了一格信号。
就在韩峰想打电话联系其他人的时候。
一个未知的号码突然拨打过来。
并且紧跟着自动接通。
韩峰把手机贴在耳朵,没有说话。
而电话那头沉默了能有三秒钟后开口说话。
不,不能称之为说话。
是类似一种念叨的声音。
速度很快,根本听不清在说什么。
韩峰面色如常,挂断电话。
“叮铃铃!”
没超过一秒钟。
电话又拨打过来,仍然被自动接通。
这一次,韩峰似乎听清了那人在说什么。
是在说……让他回头。
昭和元禄落语心中
韩峰举着手机,怔住了。
同时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
他感觉背后不断挂着阴风。
还有人在注视着他的后背。
他微微回头尽量用余光去看。
能勉强看见一个左手举着手机,右手拿着军刺的人就站在他背后。
“回头……”
“回头……”
“回头……”
手机里的声音越来越清晰。
韩峰操控着地面影子的黑线向后方延伸过去。
可是之前只要碰到其他影子就会反馈给韩峰信息的黑线,这一次毫无反馈。
余光中背后人的始终没有消失。
“不是人!也不是……”
韩峰笃定背后的那个东西不是其他灵异生物。
“呼……”
他深呼吸一口气。
挂断电话,猛地一回头。
背后空无一物,只有一眼望不到尽头的公路。
“叮铃铃!”
电话第三次拨打过来。
且还是自动接通。
韩峰这次没有去听手机里那个声音。
因为他的余光看见接通电话就会出现的东西就站在他身后,而且距离更靠近了。
他看到了那个东西的脸。
是一张用纸糊出来的脸。
“回头……”
“回头……”
“回头……”
韩峰鬓角滑落一滴冷汗。
在寝室的时候都知道是陈阳搞出来的问题。现在外面,真死了的话那可就是真正意义上的死了。
这不由让韩峰更加紧张起来。
他最后一次挂断电话。
“嘭”的一声将手机重重摔在地上。
生怕电话就算这样还会再响。
对着屏幕稀碎的手机连开三枪。
这一套操作下来对于韩峰心理状态也是一种解脱,他深呼吸一口气,调整心态,继续向前走。
然而。
“叮铃铃!”
这一次手机铃声是在他脑海里响起的。
“回头……”
“回头……”
韩峰咽下一口唾沫。
无法挂断电话的情况下他知道自己会被这个东西纠缠到死,索性回头。
“噗嗤!”
军刺没进他腹部。
“噗嗤!”
那个东西一只手按照韩峰的胳膊。
另一只手不断将军刺从韩峰腹部拔出来再捅进去。
军刺和其他刀具武器在伤害层面完全不是一个等级。
韩峰肚子里的血就跟水柱似的流淌出来。
当捅到七次,被捅烂的伤口流出肠子。
“呃……”
韩峰低吼着。
瞳孔逐渐涣散。
在临近死亡之前,他想起这张纸糊的脸是谁。
是他杀死的那个黑衣人。
……
司机老李的脸变成充气气球。
致使沈浪后背嗖嗖冒凉风。
迟疑了一会,他将车门关闭。
抬起枪对准那些逐渐飘过来的气球就是一顿突突。
“浪子,这样不行,气球越来越多了。”
像是意识到什么的沈浪说道:“你们先走!”
“什么玩意?!”
“我让你们先走!”
沈浪说道:“这个鬼不是冲着你们来的,是冲我来的。”
“啊!?”
“是我杀死的那个黑衣人……”
沈浪说道:“咱们都疏忽了一个问题,就是厉害的鬼死前会留下一个恶毒的诅咒……所以需要转移注意力。”
“但是那个黑衣人死前,我没联想到这一点。”
“现在,这个诅咒找上我了。”
“你们留在这也没用,快点走。”
沈浪见他们不走。
将枪口对准他们:“都麻溜给我滚蛋!”
“我肯定不会死在这的!”
“能杀我的鬼还没出现!”
“都赶紧给我走!”
“吭!”
他冲天开一枪。
又将枪口抵住太阳穴:“不走,我就自杀了!”
“赶紧走!”
“对了!把老李带上,他肯定是没问题的!”
其他小队成员深深看了一眼沈浪。
将车里的老李扛了出来。
向被气球遮挡住的前路走去。
见他们消失在气球中。
沈浪呼哧带喘的一屁股坐在地面。
闭上肉眼,让自己人灵塑造人形那双不属于自己的双眼去看,去看那些气球。
他要找到这个诅咒。
便怀疑那个黑衣人留下来的怨念其实是依附在气球上,只要找到再将其杀死一次。
那么一切就都会被解决。
无数的气球飘过来最后将沈浪拥挤在中间。
一张张扭曲的笑脸好似在嘲讽沈浪的无能。
“不是……”
男子漢 加油
“不是……”
“这个也不是……”
沈浪根本发现不了图案不同的气球。
就在这个时候,沈浪那双眼睛发现他自己肉身的脑袋竟然被一颗灰太狼气球给取代了。
窒息感瞬间袭来。
他不停用双手拍打灰太狼气球。
毫无用处的同时大脑缺氧让他越发失去理智。
“啪嗒!”
穿着紫色西服的陈阳走了进来。
靠近他的气球都会自动转移位置。
他看见沈浪以后。
轻声说了一句:“下次注意。”
“我不会一直在你身边。”
“这次就算给你涨个教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