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沐
小說推薦迷沐迷沐
东宫一天不见动静,暗室内,却是热闹的很!派出去的人,不但没有带回有用的消息,还没能阻止萧溢入宫,最终连萧泽也回了自己的府邸!
多疑的萧沔虽不知萧溢怎么入宫的,却对这个整日花天酒地的二弟动起了坏心思!另一边又想起商楚南那副故作市侩,实则深不可测的模样,愈发觉得,拿下商家,梅家要与不要,似乎也不是很重要!看着杨铖带回来的珠子,别说一个扇穗,就是那家店,也是能换得的!这么大的手笔,让他心中笃定,商家是有意跟自己合作,毕竟,靖国世家之列,可不是一介商贾可以进入的!再一想商楚南给沐瑾的那块玉佩,虽然雕刻的花纹繁复,他却眼尖的瞧到了一个‘商’字,若是猜的不错,那便是调动商家生意的调令!如此重要的东西都能给她,那若是自己娶了沐瑾,是不是商家的生意直接就是自己的了?想了许久,愈发的觉得自己如今最该拉拢的是商家兄妹,首要解决的是萧泽这个硬骨头,还有就是要萧溢也付出些代价!总不能自己吃了亏,其他人都相安无事吧!
“去给林相传信,父皇既然没有差人来找本宫,那必是没有足够的证据证明萧泽的事情是本宫所为!让他想法子,找个替罪羊,把本宫摘出来!”
黑鹰听着吩咐,忙去相府传信,已经失去一只眼睛的他,如今也是如履薄冰,生怕一个不慎,就被摒弃!
随着黑鹰的离开,另一黑衣人现身,周身气场比黑鹰大的不是一星半点,瞥了眼黑鹰离开的方向,抬眼看着萧沔,施施然的施礼,显然是不把他这个太子放在眼中,语气颇为傲慢的说到:“这么一个废物还留着,太子还真是重情!”
萧沔斜睨了他一眼,冷哼道:“在本宫这里,能力固然重要,忠心却是第一位!”
黑依然冷笑一声,不屑道:“太子如此优柔寡断,如何能成大事!隋阳城的教训难道还不够!”
萧沔一听,眼神一冷,讥讽到:“表哥如此能耐,隋阳城不还是让萧泽跑了!别说的自己跟无所不能似的!萧泽可是身经百战的将军,如果这么好对付,那南甸岂不是早就打到盛京来了!本宫劝你还是多花些心思把军机大营盯紧了,那里可是父皇的盾牌,一旦给萧泽拿了去,再想控制朝堂,架空父皇,可就不这么容易了!如今穆王还未曾有回京的消息,一旦他也回了京,哼,林氏可就到头了!”
“林氏倒台对太子有什么好处?太子可别忘记了,东宫如日中天全是林氏一族在背后托着,若是如太子这般不待见林氏,为何还要寻求父亲助你脱困!”
“行了,表哥就不用在这跟本宫打太极了,需要本宫做什么,直说便是!”
在无神的世界进行信仰传播
萧沔的不耐烦有些激怒了对方,紧攥的拳头,发泄着怒意,半晌,说到:“一个梅家竟让整个计划出现变故,萧溢该吃些苦头了!”说着,抬手一挥,一个药瓶飞向了萧沔。
看了看手中的药瓶,萧沔说到:“我可以去做这件事,但你们也得替本宫做一件事!”
“别得寸进尺!”黑衣人怒道。
御我者
萧沔却不以为意的笑道:“不过是相互利用,各取所需!若是表哥不愿,那本宫便也不强求!”说着,将手中的药瓶往一旁推了推,见他眼神慢慢变冷,笑道:“也是,即使本宫不出面,依着表哥这个病弱的林家大公子身份,去见见纸醉金迷的誉王,倒也不是不可以!只是这世人该问了,这林家林进大公子何时愿意出门了?”
林进看着一副欠扁模样的萧沔,恨恨的说到:“别以为除了你,就没有人能去誉王府,这件事也不是非你不可!”
萧沔看着他无可奈何放狠话的样子,笑道:“那表哥可以试试,这刚得了父皇青睐的誉王府还是不是如之前那般好进!整日太医绕前的寝殿,林家大公子能不能靠近!”说着,像是想起什么似的,继续说到:“哦,对了!你猜萧泽会不会发发善心帮他看家护院?”
林进看着萧沔一副胜券在握的样子,心中恼火不已。但多年的蛰伏,让他压下了此时的怒火!作为林氏的少主,本该光鲜亮丽的出现在世人的眼中。但他却因为这个身份,一直生活在黑暗中。世人皆知相府有两位公子,大公子面像丑陋,身子孱弱,从不见人,小公子风流倜傥,是盛京出名的纨绔公子!随着小公子的名声大噪,这位大公子自然就销声匿迹,以至于世人都忘记林相府上是有两位公子的!
平复了内心的林进,平静的看着萧沔,带着一双期待的眼神问道:“那不知道太子需要我们做什么?”
沐霏语 小说
正在转动扳指的萧沔满意的笑道:“这就对了吗?本宫就说表哥不该是被一激就怒的人才对!”看着变幻莫测的林进,慢悠悠的说到:“之前本宫大肆搜索穆王的女儿,如果说没有其他人知道,那是不可能的,多半是赶着萧泽回京,父皇跟大伙都没有顾上罢了!御书房内的那道赐婚圣旨可还在那里呢!无论真假,这么一个祸头子放在那里,你说本宫怎能安寝!如今萧泽回了京,一旦圣旨送至沣王府,可就不只是本宫被动,你们面对的可比本宫要严峻的多!一个萧泽尚且让你们吃了大亏,若再加一个穆王,岂不是坐等着他们把你们给灭了?”
某个小丑与我们的故事
龙门炎九 小说
林进嗤笑,“别说的这么冠冕堂皇,事不关己!他俩联手,倒霉的只有太子而已。林氏的根基,他们想要撼动,也不是那么容易!太子就别在这里顾左右而言他了,不就是想让我们去把穆王的女儿找出来么!实话告诉你,江南到盛京的路,即使她是从地底下爬到盛京的,我们也该找到了!如今没有消息,只能是两种情况,一是那丫头十有八九就在京中,二是,这就是个幌子,你可别忘记了,她回京的消息就是你父皇放出的!”
萧沔皱了皱眉,他也没指望林进能听自己的去寻那丫头,只是自己的暗卫得来消息,有人在寻她,他也想确认一下这林氏到底在打什么主意!如今这个局面,若是跟林氏闹掰,对自己实在是没有益处,但跟着他们的步调,看似得到了什么,其实还是一无所有!抬眼,见林进好整以暇的看着自己,无所谓的笑道:“那此事便作罢!也好让父皇那边不再注意东宫,眼下让本宫棘手的可不止这一件事!萧溢那边本宫来安排,你那屠戮门也别闲着,商家大公子商楚南在江湖上可是有名的很,本宫就这么轻易的收服了他,到底心里没有多少底,接下来就看你们的了!”
林进冷哼一声,萧泽与萧溢明显联手,萧泽动不了,萧溢必须除掉,这样至少梅家便不再有心思动作,也就造不成威胁!萧泽一人在京,孤掌难鸣,即使实力不凡,却也是没有根基!少了萧溢跟梅家的助力,除掉他也不是不可能!但,想要用屠戮门,他萧沔还没有资格!
“怎么,表哥这是不答应吗?”萧沔有些不耐烦的说到,随手拿起桌上的折子,翻了起来!
林进哼笑:“只要太子把事情办妥,你想要的东西,自会奉上!”
萧沔挑眉,扔了手中的折子,拿起药瓶,一边端详一边的说到:“如此甚好!”
皇上对太子的态度,取决于林氏一族,可以说太子这一生,成也林氏,败也林氏!萧泽一路的艰险,虽然没有说明是太子及林氏所为,但稍微想想,都能明白是怎么回事!扣住萧泽,一是为了护他,刚回京的他,势力不牢固,稍有不慎便是无尽深渊!二是为了看一看谁会耐不住性子,太子派人去城西大营,他是知道的,但这个儿子,中间终是隔着一个林氏,所以…..!最终也是想看看萧泽这些年,到底长成了什么样,符不符合自己的期待,毕竟,那个老顽固教出来的!而萧溢是这些事情的意外,他没有想到他会跟自己坦白。看到萧溢那个惨兮兮的模样,不知道是父爱泛滥,还是突然的心累,不想再去想这些亲人之间的尔虞我诈!总之,突然没有了探索的兴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