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龍師
小說推薦牧龍師牧龙师
你狂,老子比你更狂。
白鷺成雙 小說
这就是祝明朗现在表现出来的态度,而这个态度无疑是在耀君罗柴、神官九贺脸上重重的抽了一耳光,让他们的脸色格外铁青!
“不知死活!!”九贺声音冰冷,眼神已经透出了杀意。
他举起了手中的令剑,并指向了缥缈的苍穹,一时间风雨交加, 一股浩瀚的天地能量在围绕着九贺涌动,甚至隐约可以看见天边有一条旷古风雨巨龙,它身躯像是可以将这片天地给卷进去,无穷无尽的庞大!!
天空发生异变,山雨欲来时的窒息感随之扑打过来,祝明朗抬起头看到了阴雨翻滚成龙,时而汇聚成刚才所看到的无边无际,时而又像是化作了千万雨龙在这片云庭之上排山倒海!
九贺一声令下,霎时四方阴雨暴动, 无法想象的毁灭之息铺天盖地,让人根本无处逃脱!
祝明朗虽然知道这九贺修为很高、实力极强,可见到他真正本领时还是露出了几分诧异,难怪这狗杂毛有那么猖狂的资本,原来本事还是有的!
面对这样的道法神通,祝明朗也不敢怠慢,立刻唤出了能够与之斗法的烛九阴!
烛九阴一身绯红之鳞,透着几分古老的圣洁,它张开了口,直接进行了吞云纳气!!
这一口倒吸, 茫茫的天庭之云全部消失,落到了烛九阴的肺里!
当它再次吐出时, 那些看似绵绵的云团竟在它面前筑造起了宏伟的山墙,一座一座雪白的山墙像是亘古冰川连绵, 任凭那极具摧毁力量的阴雨涌来, 白色的云脉岿然不动,就连周围的那些天龙天将也被这吐出的云川山墙给阻隔,一时间祝明朗与这些人仿佛相隔着巨大的天堑, 祝明朗、烛九阴高高在上,而它们却在天堑之下渺小卑微!
“那是什么龙!”耀君大惊失色,抬头仰望着骑乘着绯红古老苍龙的祝明朗。
九贺睥睨着,依旧带着对祝明朗的那股子蔑视,他手中的道令之剑再一次挥动了起来,并且无比高傲的语气说道,“山野孽种,无需惊慌!”
道剑上的符篆忽然焕发出了金黄色的光芒,漫天的阴雨中出现了密密麻麻的黄色雷霆,雷霆像是天兽的爪子,正在肆意的撕毁着这片苍穹!
九贺再次将道剑朝着祝明朗指去,雷霆化作了擎天圣爪,狠狠的印在了祝明朗所在的区间。
烛九阴身形修长而灵活,它载着祝明朗在云层中灵活的游晃着,它的身姿可以进行极大幅度的变幻,完美的蛇形身法更是轻松的避开了那一道道凌厉的擎天圣爪。
灵巧、影幻,烛九阴像是可以提前预知雷霆坠落的位置, 总是恰到好处的闪避开,不过分的浪费一丁点力气, 这倒是让祝明朗想起了自家的玄龙,玄飒也具备类似的能力!
一番强势的黄天雷霆洗礼,结果未伤到烛九阴分毫,烛九阴却仿佛也在蓄积着某种力量,当它游到了苍穹的某个穴点时,它身上的绯红之鳞突然闪耀起了凌厉的光辉,变得无比耀眼夺目!!
红色的苍雷在朝着烛九阴这里奔赴,它们汇聚在了这苍穹的空云穴处,宛若被盛入到容器里的水流,当容器完全盛满了再倒出来,威力便会超过数十倍、上百倍!!
“哗哗哗哗!!!!!!!”
烛九阴扫动了长长的尾巴,打翻了这盛雷的云穴,霎时朱红苍雷化为了一道垂挂而下的雷川瀑布,宏伟而狂暴,周围的云空因为朱红雷川的坠落剧烈的震动起来,感觉天幕要被压垮,要被震碎!!!
“轰轰轰轰轰轰!!!!!!!”
天龙天将们又何时见过这样倾倒而下的雷霆,他们四处逃散,可溅开的雷霆浪花却堪比最恐怖的雷暴在天庭炸响,附着强烈澎湃的灼天火莲蓬一样怒放天际,这让天龙天将们更无法抵挡,要么被雷川给轰倒,要么被天火给灼伤,苦不堪言!
“休要猖狂!”耀君罗柴大怒,他没有想到自己的这些天龙天将军像是虾兵蟹将一般被摧垮。
他唤出了一头御山天龙,天龙屹立在天龙天将前方,为这些作鸟兽散的天龙天将“遮风挡雨”。
“多谢耀君,多谢耀君!”众天龙天将感恩戴德,纷纷躲入到了耀君的御山天龙的背后。
耀君罗柴浮起了嘴角,他盯着烛九阴,冷笑着道:“各位莫惊慌,只要协同我与九贺神官,便可以轻松拿下这贼人,到时候给你们每个人分发这条红色苍龙的龙肉吃!”
一番鼓舞,天龙天将们又重拾了斗志,他们也知道烛九阴的法术强大,于是集结成了盾山迤逦长阵,重重叠叠、固若金汤!
以御山天龙为核心,所有天龙天将罗列成了盘绕盾山之阵,这倒是让他们抵御下了接下去所有倾倒而下的朱红色雷川!
“很好,吾先斩了这胆大包天的孽畜!”九贺对罗柴这番举措非常满意,他化作了一束金光闪烁到了与烛九阴一样的高度。
全身金色的符篆附体,九贺像是一位金仙天尊,无比自信,无比狂骄,他注视着骑乘在烛九阴背上的祝明朗,依旧用藐视的态度道:“别以为你获得了这古祖苍龙便可以为所欲为,你就像是千万妖道中的一员,即便修成正果得不到云庭上苍的认可,终究是一介孽仙,天庭要你死,伱活不过今朝!!”
九贺仿佛就代表着这钧天的天庭,而中央钧天又是最接近上苍的神仙之壤。
他的宣判,便是上苍降在这世间的天劫,晋升与贬落,由他来定夺!
至于不经过他允许,越到仙界天庭的,必遭诛灭!!
“你不是说,我此生不可能到达日冕级境的吗,看来你这位神官当得有些可笑啊,我升月耀,你拦不住,我踏入日冕,你甚至刚刚才知晓,如此说来上苍其实也没有赋予你多大的神权,你只不过自己把自己抬得很高,自以为掌控得了所有人的天命仙运!”祝明朗笑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