娘子,龍袍請穿好,我要讀書的!
小說推薦娘子,龍袍請穿好,我要讀書的!娘子,龙袍请穿好,我要读书的!
片刻之后。
罗辰盯着顾澜和老太监往宫中走去的背影,脸色阴沉,眸底却也闪过一丝狐疑。
旁边的下属凑过来,小声道:“统领大人,毛公公竟然会为了这个家伙驳您的面子,难道这小子真是陛下看重的?”
罗辰瞪了他一眼。
虽然心里也有这样的感觉,但还是咬牙呵斥道:“这种浮夸书生,一看就是个蛊惑君王的妖孽!进了宫,就是祸害…”
“大人说的是!”那下属缩了缩头:“那…那咱们要不要跟上去?”
“先例行巡防!等晚些时候,我找太妃娘娘请个懿旨,去那边看看他在做甚。”
“是。”
这位大统领与太妃娘娘有渊源,这件事亲信们都知晓。
不然罗辰也不可能凭借皇阶初期的实力,就能当上禁军大统领。
……
“宫里除了上一辈的娘娘们,陛下这一代似乎也没多少人吧?”
顾澜四处望了眼百花苑的锦绣景色,跟老公公搭话道。
滚开,我要先萌一会儿!
这位毛老公公方才为自己出头。
虽然与自己抓紧离开的心愿完全背道而驰,但不妨碍他的善意可以赢得自己的好感。
“是了,陛下还未立后纳妃,宫中自然冷清。”
毛公公说着,笑眯眯的看了眼顾澜:“不瞒公子,您还是咱家见过第一个陛下请入宫中的年轻俊彦呢!”
顾澜被他这眼神盯得心里发毛!
扯了扯嘴角:“哈…哈哈…陛下只是要看看在下棋艺而已,公公莫要误会了!”
毛公公笑而不语。
“宫里其实还有一位,在东宫书斋,咱们大靖几朝的帝师了,苏华苏太傅。”
“哦!太傅我见过了。”顾澜答道。
雨中花
“公子见过太傅大人?”
毛公公顿住脚步,看顾澜的眼神一下子变了!
比方才更加郑重,甚至有种在看未来新君的感觉。
公公你有必要吗,只是凑巧而已啊,又不是见家长…顾澜微微欠身:“公公千万别误会,这事与陛下无关,说起来在下还从未见过陛下一面!”
“嗯…这些事顾公子倒不必与咱家说,咱家只是个老奴才而已。”毛公公沉吟片刻后,又笑了笑,继续带着顾澜往前走。
也不知是信了没信。
宫城内的景象远比在外面看到的更加精致恢弘,穿过四季常青的御花园,后面来到女帝经常散心的百花苑,接着就是一座座水榭楼台环绕的香阁金殿。
“这座殿宇好生宏伟。”
走过鸾凤殿的时候,顾澜轻声叹道。
“顾公子,这里是给历代皇后居住的宫殿,自然是百宫之首,仅次于陛下的养心殿了。”
听完毛公公的解释,顾澜若有所思的点点头。
历代皇后的居所……记得这个时间段慈宁宫应该还住着一位,那位娘娘貌似可不简单的…
顾澜回忆着原著快要太监时的剧情。
想起了深宫中存在的这样一个人物。
不过,这种皇家的恩怨是非,跟自己也没多大关系……心里想想就算了,她们爱咋折腾咋折腾去!
这时。
鬼 醫 狂 妃
一道女音传来:“毛公公,有劳了!”
顾澜看过去,是个早侍候在此的女官,穿戴有度,举止优雅。
女官与毛公公交代几句。
随即毛公公微笑离去,她成了顾澜新的带路人。
这古代皇城可真够绕的,还得好几个人接头……顾澜内心吐槽,问道:“这位大人,不知棋局现在何处,在下…”
“公子莫急,奴婢这就带您去!”
女官笑着,将顾澜请到一条小路上。
绕过一片竹林,来到皇家园林的凉亭中。
“公子请坐,奴婢这就把东西取来。”
顾澜闻声一愣!
东西?你管你们家女帝叫东西?
卧槽…
顾澜微微惊愕后,也不再在意了…反正就是下棋嘛,他只想抓紧给这位夹子女帝留下个废物印象,然后抓紧回家!
然而。
想让狛田前辈感到为难
女官不出片刻便回,手里却捧着一摞奏折,身后的两个小太监还端着笔墨纸砚!
“???”
顾澜懵逼道:“陛下召我来不是下棋吗,这是何意啊?”
女官眨了眨眼:“下棋?那奴婢不知啊…奴婢受到的旨意便是将这些呈给公子批阅,或许…这里面另有旨意?”
女官和两个小太监放下东西后。
便施礼离开。
凉亭中微风徐来,只吹起顾澜的鬓发,之外再无他人。
“批奏折?!”
顾澜眉毛一挑,简略的翻看这些折子,发现真的是朝臣们呈上来的奏章!
他更迷惑了…女帝这是玩哪出?
直到!
顾澜看到了奏章的底下,压着一张白纸。
上面有一段娟秀好看的字迹。
顾澜略感眼熟…这是女帝的字?
帝都圣杯奇谭 Fate/type Redline
为何看起来好像见过似的,有种熟悉的感觉……
“昨日自苏府回宫,得知顾生还是一位读书人,棋道文道治国之道相通,既然朕想(划掉)…既然张夫子有举荐你之意,那朕也不好拂了师叔的面子。”
“今日这些奏折,都是抄录副本,你可安心发挥,待朕疾患略好,会亲自查阅……”
顾澜看完这道“圣旨”。
内心的惊疑倒是平复下去。
“女帝有病,不方便见外臣…不过这张老夫子的能量够大的,竟然可以将我举荐到直接给奏折批意见的层次,嘶,我真是太他么谢谢他了…”
顾澜心里问候了下张清微。
旋即执笔饱沾浓墨,将奏折翻开。
当然。
他不可能老老实实的完成女帝的任务!
扰乱我在家陪娘子的时光,就为了让我给你干活?草,我又不想做官,这不白白被你压榨?!
“既然没有棋局可以表现,那在奏折上‘大展拳脚’,应该也是可以的吧!”
顾澜暗道,唇角勾起。
接着!
他将提笔在奏折上写道:
“五日后即将实施的这件军.政方略,臣认为陛下应该答应,因为五日后的事,等十日之后就知道怎样了…”
“关于抓住反贼后如何处置,臣认为应该关十年,这样他们就十年没法再出来作乱了…”
“如果陛下愿意花几天时间来查那位天机阁供奉,就会发现自己浪费了几天的时间,臣觉得…还是由陛下觉得的好!”
“…”
废话文学被顾澜应用的淋漓尽致,他双目炯炯,笔走龙蛇,在奏折上尽情挥洒着给女帝的诚恳建议!
然而!
意外之喜的是,随着顾澜落笔于奏折,一道道悦耳的机械音竟然也在脑海中响起!
【您批阅了言官奏折,修为+10年】
【您批阅了尚书奏折,执掌一方,修为+100年】
【您批阅了相国奏折,谏言天听,决策世间,修为+1000年】
【……】